兄弟换妻

发布于:2020-10-11

老哥酒量不行,三、四瓶后有些不适,我也不好意思再强求人家陪喝。女人们倒是酒后,脸颊扉红,愈发让人心动。我没让收拾菜,因为趁热才能打铁,我先带老婆洗澡,说是洗澡也就是冲冲。一分钟后我出来,给老哥说:“你给我老婆搓搓背。”就连推带搡的把老哥引进卫生间。浴室里蒸气很大,看不很清楚,反而觉得没什么不好意。很快老婆与老哥出来后,我再陪嫂子进去冲,嫂子皮肤细腻,从背后紧紧地贴著,我把头贴在她脖子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