操姐姐的嫩穴

发布于:2020-10-09

從一開始我就很後想操我姐姐,不知道為什麼,每次看見姐姐,都想能把她操的昏死了,終於那個騷貨叫我操了,以後每天都可以操他了,原因在—那天從學校回來,姐姐正在房裡換衣服準備洗澡,我照慣例的從門縫裡偷偷看了一下,看見姐姐褪下那套古板的連身裙,下面著的仍然是一成不變的束褲。

正當我要把視線移開的時候,我突然發現一個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在姐姐用束褲包裹的渾圓臀部上,我看到一個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