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经人事,母亲的肉体

发布于:2020-10-14

嘔……」扶著牆,一陣干嘔過后,毛天顫抖著掏出鑰匙打開家門,還不忘往口中灌兩口白酒。這是他第一次喝酒,當然,也是他第一次喝醉。而這,卻是因?暗戀許久的女孩斷然拒絕了他的追求。  打開燈,卻看到,門口胡亂擺放著一雙高跟鞋,地上,一件女式外套就那麼靜靜的躺在那。沙發上,一位中年美婦大大咧咧的躺著,從那沈重的呼吸聲,紅透的雙頰,以及滿身的酒氣,用腳指頭想也知道,她跟毛天一樣,醉了,而且,醉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