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爱图书馆

发布于:2020-10-10

“阿诚,我们……我们真的这样做吗?”子琪已经面红耳赤,虽然提议在中央图书馆做爱是我的要求,但其实子琪也很想吧。

其实我和女友程子琪,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公众地方做爱,试过在地下铁车厢内手淫,也试过在维多利亚公园打野战;但要是日光日白、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做,今次可算是第一次。

考完高考的我,来到子琪就读的圣xx学校接她补课下堂之前;虽然站在这间出名的女子学校前,我也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