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时的性爱

发布于:2020-10-11

自从那晚我看过廖妈妈和廖嘉伟,廖嘉豪两兄弟的淫戏后,我对廖妈妈的绮念就愈加无法遏止,当晚回家后就因为梦到她们母子交媾的影像而遗精了。 隔天,我仍然一大早就到眷村载廖嘉宜去学琴,到了廖家,廖嘉伟,廖嘉豪兄弟还没起床,想必是因为昨天的那场盘肠大战耗去了他们过多的精力,那幺廖妈妈应该也还在睡觉吧! 就在我以为看不到廖妈妈的艳姿而感到失望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呵欠声让我一阵心悸,我连忙往廖